“你……”孟云清一张小脸瞬间变得铁青。

  苏弋安却只淡淡瞥了她一眼,随手整理衣衫,拔腿离开。

  顿时整个二楼就只剩下她们几个女人。

  修羽蹙眉,看向置身事外的孟时澜:“时澜,你去找个梳子镜子来,云清这个样子下去怎么行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孟时澜干脆答应,利落转身。

  反正就算不听,她也能猜到她们打着什么样的算盘。

  眼看着她的身影走远消失,修羽随即绷着脸,看了眼四周:“跟我过来。”

  孟时蔚跟孟云清对视一眼,乖乖跟着进了孟云清所在的那间休息室。

  里头放着一张不大的沙发,上面铺着舒适的羊毛毯子,这会儿皱成一团,根本不难看出,方才在这里面都发生了什么。

  细闻,甚至还能嗅到丝丝淡淡的异样香气。

  修羽那张脸又黑了几分,孟云清往孟时蔚那边靠了靠,心虚地不敢去看她的眼睛。

  她找了块还算干净整齐的地方坐下,打量着二人:“说吧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孟云清拽了拽孟时蔚的胳膊。

  暗暗骂了几句,孟时蔚只得开口解释:“妈,我明明是让侍应生把那贱丫头送到这个休息室来的,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到对面,还跟苏以琛待在一块儿……”

 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久,谁知道她们俩在里面都做了些什么。

  之前怎么没看出来,自己这个二妹,也是个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货色!

  “你呢?”修羽将质问的目光转移到孟云清身上。

  她低头绞着手指,弱弱开口:“是有人跟我说苏弋安找我,我就来了。”

  “那这香味呢?先到休息室的人可是你。”修羽的眸光凌厉了几分。

  孟云清身子一颤,只得老老实实坦白了所有。

  “简直是胡闹!”修羽一掌拍在沙发上,有些恨铁不成钢,“你跟林祁玄的事还没让你长记性吗?且不说那苏弋安根本就没这个心思,即便是有,你用这种招数,只会让她们更加厌弃你。”

  “我这不是一时冲动吗,谁让您一心想着大姐跟苏以琛,压根就不管我的死活,难不成真要我一辈子嫁不出去吗?”孟云清嘟起粉嫩的唇,委屈的很。

  母亲一直偏着孟时蔚,她是知道的,可她也总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。

  “云清,你怎么能这样说?”孟时蔚将眉头一拧,有些不高兴。

  若非她在婚礼上闹出那样的事,何至于变成现在这种局面。

  连带着她,也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?你心心念念想着苏以琛,我为自己谋划又有什么错?”孟云清极其不甘心。

  孟时蔚张唇,正欲开口,就听得修羽冷呵一声:“行了!云清,你真想嫁给苏弋安?”

  “是。”孟云清答的毫不犹豫。

  就冲他走前那番话,她就必须成为他的妻,让他日日夜夜都必须对着自己这张脸!

  “时蔚,你觉得如何?”修羽沉吟片刻,扭头去问孟时蔚。

  她抿着唇,想了想,道:“既然妹妹喜欢,便随她去吧。”

  如今想想,若是孟时澜跟苏弋安凑成一对,她还得喊那小贱人一声大嫂。

  孟云清蠢是蠢了点,好歹她能掌控的了。

  母女俩对视一眼,修羽瞬间明白她的心思。

  她点头,回应:“既然如此,这件事情,我会另想办法。”

  “真的?”孟云清眼前一亮。

  “当然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修羽抿唇一笑,心里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思量。

  若是能让她们两姐妹都嫁入苏家,那苏氏,还不是随时都能为她所用。

  “妈,我真是太爱你了。”孟云清乐的直接扑上去,在她脸上吧唧一口,眼底满是难以压制的喜悦。

  修羽颇有些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见孟时蔚并未有芥蒂,也就随她去了。

  楼下宴会大厅,孟时澜端着果汁,百无聊赖地坐在角落躲清闲。

  好巧不巧地,却又碰上了林祁玄。

  他穿着一袭黑色正装,头发细致打理过,还真是——衣冠禽兽。

  孟时澜对其嗤之以鼻,恨不得离他远些。

  起身就要走,林祁玄却先一步在她对面坐下,挑眉问她:“跑什么,孟小姐是害怕了?”

  “有什么好怕的,这可是孟家的晚宴,难不成你还敢让苏家人难堪?”

  “这并不妨碍我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,”林祁玄耸耸肩,视线下移,落在她露出的肩膀,瞬间带上了几分贪婪的味道,“孟小姐今晚,可真是漂亮,比你那个二姐强多了。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聊聊?”

  这狗男人,还真是够下贱的。

  “不必,我们没什么好聊的。”孟时澜眸光一暗,起身就要走。

  手腕处突然一紧,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就被一股力道给用力拽了回去。

  脚踝处一扭,满杯的果汁也顺势洒落在地。

  最要命的是,她居然是往林祁玄怀里倒的。

  想想都觉得……恶心!

  孟时澜咬紧唇瓣,试图挣扎躲开。奈何林祁玄用上了十足的力气,她根本就挣脱不开,只能眼看着男人极具得意贪婪的笑容,离自己越来越近……

  “啊!”腰间突然多了双大掌,下一瞬,她就跌入另一个男人的怀里。

  是她熟悉的味道……

  “以琛哥哥。”她的眼里带着惊喜。

  男人脸色阴沉,并未急着松开手。

  只微微颔首,随后冷眼看向林祁玄:“林公子也来了,我竟没有注意。”

  林祁玄虽然出了那样的事情,可林家到底还是大族,苏以琛这样说,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脸。

  “苏家的晚宴,我怎么能缺席,恰好碰见时澜小姐,这才过来叙叙旧。”林祁玄一副绅士的样子。

  实在是讨厌的很。

  苏以琛挑眉:“林公子只怕是找错了人?云清小姐在二楼,不如我让人带你去?不过这次林公子还是克制些。”

  除了讲课之外,孟时澜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话。

  看着林祁玄那张瞬间黑透了的脸,孟时澜只觉得痛快至极。

  “还是别了吧,林公子要是看到姐姐那个样子,肯定是要生气的。”孟时澜撅着红唇,故作为难地拽了拽男人的衣角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好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千亿狂妻:总裁大人请赐教,千亿狂妻:总裁大人请赐教最新章节,千亿狂妻:总裁大人请赐教 棉花糖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315haoshu.com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19 好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