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心盛世 11,十里坡

小说:空心盛世 作者:摇头晃脑 更新时间:2020-07-01 04:48:54 源网站:棉花糖
  战国元年,正月十五,梁王攻下齐国边城陇县,至二月底,整个齐国北部尽归梁王。梁王趁势南下,兵锋直指齐国都城,齐州城。

  相国田衡心急如焚,派人前往和田告知齐王,将近半个月过去,竟然毫无动静。

  在和田前往齐州城的宽阔大路上,有三人三骑正在骑马奔驰,正是传递消息的奔和红月的两个侍卫。侍卫一前一后,奔居中,三人一排,马不停蹄。行至一处林边,领头一人举起手,后面两人见状,放慢马速,三人并骑,奔居中。

 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“壮士,这几日休息的如何?”

  奔答道:“骑马确实比我双脚轻松,但是速度太慢,这几日我也休息好了,接下来就不劳烦两位了。”

  “听壮士的”说着下得马来,从马背上取下食物酒水“壮士,这一去就是连日奔波,吃了这酒水事物,再出发不迟。”

  奔不好拒人好意,只觉得这两人和那红月一样,都是热心人,于是爽快答应。

  三人在林边一空地处坐下成一圈,边吃边聊,两人只是劝酒,奔则来者不拒。渐渐地,奔只觉头晕目眩,双脚沉重,一名侍卫见他摇摇晃晃,忙靠过来询问,奔摇了摇手,“不碍事不碍事,兴许是这酒太烈,猛的一格,身子骨降不住”,奔说完,站起身来,一个踉跄,差点倒地,那侍卫见状,连忙上前搀扶,奔不及他想,忽觉后心一阵剧痛,连忙奋力推开那侍卫,但浑身却使不上劲,然后一阵天旋地转,轰然倒地。

  那侍卫手中一把短刀,直直的插在本的后心,只见他表情冷酷,拔出短刀,复又插下,一刀一刀,刀刀要害,十刀过后,那侍卫和剩下一人相视一眼,然后将尸体拖入林中掩埋,擦掉血迹,最后两人骑马向和田方向奔去。

  和田城外,齐军大营。

  黄屈坐在军帐主位上,看着帐下一众将校,皆是齐国正规边军将领。很多都是黄屈一手挖掘培养起来的。左边一排七八位皆为黄氏子弟,骑军将领黄铭领头,右边一排是外姓将领,以齐国大家族王氏子弟王明为首。

  黄屈看向诸将:“诸位,今日召大家前来,是有大事相告”

  一众将领皆以为终于要开战了,十分激动。大军千辛万苦,长途跋涉到此,竟然无仗可打,各部队早就憋坏了,特别是他们这些第一梯队的正规部队,因为优先享受粮草补给,但是跟其他二三流的部队一样无事可做,所以一直饱受诟病,一直在等机会证明自己的各位将领们早就要忍受不住了。

  此时王明拱手道“大将军,是要动手了吗?”说着转头看向其余众人“我部愿做前锋”

  众人神色激动,纷纷表示自己可做前锋锋之位。这种时候,没有人甘愿落后,前锋代表着极高风险和极高回报,极高回报代表着巨大声望,代表着各自背后的家族荣誉。

  黄屈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安静,然后看向儿子黄铭:“你来说吧”

  黄屈从和田行宫出来以后,脸色苍白,步履蹒跚,还是属下搀扶着回到军营,黄铭得知后,第一时间赶来查看,于是黄屈就将齐王告知的事跟黄铭说了,父子俩一时之间皆无言以对。

  众人此刻才发现大将军黄屈脸色不对,各自心中惴惴不安,纷纷将目光转向黄铭。

  只见黄铭正了正神色,语气低沉的道:“刚收到消息,梁王不在梁鲁边境。”黄铭看了一下面露疑惑的众人“正月十五,梁王率三万步卒和两万骑兵从西边陇县突入我齐国境内,同时,丰州五万骑兵从北部南下,两路共十万大军,到现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齐国北方大部,已经尽入梁王之手,兵锋直指齐州城”

  大帐内落针可闻,还是王明率先开口:“大将军,属下建议即刻回援,部队紧急行军,二十天可达齐州城”。

  “是啊大将军,紧急回援吧”其余众将也纷纷应和道。

  “大王命令我们缓慢回援,等到梁军集合在齐州城下,我们与田相国里应外合,围歼梁军”黄屈缓缓道。

  “大将军,万万不可啊”王明喊道“梁军之所以进攻神速,除了骑兵居多之外,必定轻装上阵,所带物资粮草不会太多,一路所需,只能是就地劫掠”王明越说越急“而此时我齐国境内,几乎没有一支像样的部队,目前而言,还有十余万散兵游勇在赶来和田的路上,而相国肯定将所有力量集中在都城,这样一来,我齐国北部百姓只能是任人宰割”王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几乎歇斯底里的道“到时候梁军若裹挟难民,趁势南下,我们回去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是啊,”王明身后转出一人,拱手道“大将军,王将军所言有理,将敌军放至国内,我大齐再富,也经不起如此折腾,到时候就算打赢梁军,我齐国境内也必定流民四起,毁于一旦”

  黄屈看向两人,他知道,这两人所在之家族,根基皆在齐国北部,两人如此着急,碎私心作祟,但句句在理,他又何尝不知。想到这里,黄屈想到了那晚齐王所言,想到那个怜人红月,内心不禁哀叹一声。他们黄氏与田衡的田氏以及齐王,是齐国顶尖家族。田氏执掌财富,黄氏控制军队,加上其他诸如王明所在的王氏等中小家族,共同被齐王节制。特别是这代齐王齐威,民间世林,声望很高,民心所向之下,齐国国力蒸蒸日上,他日争霸天下不是没有机会。然而,自从齐王身边出现那个红月,本来勤政爱民的齐王,上下一心的齐国,慢慢的变了味道。齐王不再关心治下百姓的疾苦,他与相国田衡的上书也大多有去无回,再这样下去。

  齐国,危矣。

  然而想归想,齐国还是齐王的齐国。黄屈看向众人语气平静“诸位,大王那里,我已经劝过了,然而大王一意孤行,我等只能依令行事,传令下去,各部缓缓向前,目标,齐州城!”

  王明二人见所求无果,只能黯然归列。

  黄屈接着对黄铭说道“你部骑兵,多派斥候,随时回报消息”。

  黄铭躬身领命。

  黄屈继续道“诸位,回去之后,不可泄露消息,约束部下,不可与地方部队发生摩擦”

  众边军将领命而去,黄屈独自坐在军帐中,陷入沉思。然后又召集了地方部队几位统领,黄屈将这些部队分队编组,然后从手下正规军中调入将领进行指挥,一段时间下来,这些地方部队,新兵,丁壮也被训练的听得懂指挥军令,黄屈对他们下达的命令很简单,保护大王安全,随后跟着大王回齐州城。

  就这样,本就混乱不堪的齐国,再一次雪上加霜。本来在赶往和田路上的十余万剩余地方部队,还没到达和田,就接到命令要求到合田与齐州城中部的彭城集结待命,然后粮草军需随地征用。小小的一个彭城,瞬间挤进十余万人,彭城百姓苦不堪言,因为缺乏管制,一些兵痞无赖在彭城治下的村庄内打家劫舍,奸 淫掳掠,整个彭城周边百姓一时间苦不堪言,怨声载道,多个村庄十室九空,村民们不堪重负,要么落草为寇,要么远走他乡。而刚刚安顿在和田的部队也拔营而去,五万骑兵做先头部队,十五万边军步卒紧随其后,最后是保护齐王车架的二十多万地方军,被蹂躏过一次的齐国大地,又一次被蹂躏了。

  一个月后,齐王车架到达彭城,在城主府向红月询问行军事宜。红月答道:“黄铭的五万骑兵已经按照大王军令,一路北上,往梁军身后迂回,黄屈率领十五万边军正在徐徐前进,估计十天之内能够到达齐州城,”

  “周荣那边到哪里了?”

  “梁军在五天前已经攻下丘城,现在正在丘城修养。”

  “丘城距离齐州城不过百里,估计下一步就要攻打齐州城了,只要相国能与梁军相持十天,黄屈就能赶到。”齐王缓缓点头,拉住红月的手,“接下来,本王要与周荣,一决雌雄,到时候本王就送你个大礼。”

  红月哈哈一笑,忙问什么大礼,齐王只是不说。红月佯装恼怒,齐王伸手去挠他咯吱窝,红月憋不住,哈哈哈大笑不止。两人正嬉闹,门外有卫兵求见。

  红月连忙制止齐王的上下其手,两人整了整衣服穿戴,红月让那人进来。

  卫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“大,大王,梁军,梁军杀过来了”

  “什么?梁军在哪?”齐王一惊。

  “回大王,我们从和田出发不久,原本驻扎在齐鲁边境的八万梁军就攻占了和田,现在正在向我们彭城进军,距离我们,不过两天路程了。”

  “多少?八万?”齐王噗呲一笑,“我彭城有三十多万人马,区区八万梁军,就把你吓成这样?”齐王站起身“传令,集合部队,回头迎战。”

  “是!”卫兵被齐王感染,顿时信心倍增,转身快步离去。

  八万梁军的驻地在彭城向和田方向一百里的一个小县城外,县城刚发现梁军,已经准备好玉石俱焚的县令收到梁军来信,表示不会进城,在此期间,城内也不许有人外出,县令喜出望外,满口答应。与北方南下攻齐的部队一样,八万梁军的行军速度非常快,又一路基本没遇到抵抗。让人意外的是梁王二公子周武也出现在军中,随着他一起秘密前来来的,还有两万本部骑兵,所以在这里,梁军骑步一起,已经有十万兵力。更厉害的是,周武按照梁王命令,军队只求速度,能不攻城不要攻城,务必保存兵力,此外每到一地,与民相安。

  此时,主将周武召集麾下众将,商议战事。

  周武并没有坐在主位上,而是和三四个人一起,围着一张大案,案上是一副齐国地图,几人在指指点点。

  周武对着一位须发灰白的老将军笑道“二伯,接下来怎么打,父亲让我听你的指挥。”

  老将军姓周,是梁王周荣堂兄,家中排行老二,故而相熟之人喊他周二,而晚辈则都喊二伯或二叔。

  周二瞪了周武一眼,说道“臭小子,你父亲是怎么教你的,说公事的时候喊军职。”

  周武哈哈一笑“二伯这是怎么了?小时候我因为调皮,被父亲抓住罚跪,还是您求的情来着”

  “哈哈哈,难得你小子没忘,只是谁让你去偷看人家黄花闺女洗澡的?”周二说道“被抓了还不承认,非说是别人偷看,你去抓贼。”

  周武神色尴尬,强行解释道“我真是去抓贼的,二伯,你还不知道我?”

  “知道你什么?难道你小子还喜欢男人不成?”

  “呃,”周武一时语塞,余下众人也放声大笑。

  周二挥了挥手“说正事,按照计划,在彭城外有个地方叫三十里坡,那里地势平整,只有一处高坡,坡上有一密林,主力八万步卒在坡下结阵,两万骑兵隐藏在密林之中,等到齐王车驾出现,即从侧面杀出,直取齐王,此战若成,齐国定矣。”

  众人皆不言语,周武更是皱着眉头道“将军,齐军虽然一群散兵游勇,但是毕竟有三十多万,再加上齐王身边的一万禁卫骑兵,一旦被缠住,我军将万劫不复。”

  周二微笑道“你想得到,我想不到?”周二顿了一下“所以在这之前,我会先打两仗。”

  战国元年,三月初,彭城外,齐军大营。

  就在齐王召集好兵马,准备主动出击时,没想到梁军出现了,整整八万梁军精锐步卒,在营外分成八个大阵,前两排为品字型三个军阵,周二骑马居中而立,其余五万人前三后二,然后派使者向齐王下战书。

  齐王求之不得,两军对垒在长宽十多里的战场上。齐王令前锋三万人冲阵,而梁军第一个方阵士兵手持长矛,向前突进,位于第一排士兵同时刺出手中长矛,然后拔出的同时第二排士兵也已经向前一步刺出手中长矛,接着第三排,然后第一个方阵后的两个方阵也同时前进,缓缓向两边分散,将三万齐军包围在中心,不到一个时辰,三万齐军死伤殆尽,而梁军损失不过五千。

  齐王大怒,继续指挥部队进去战场,这次是五万,当五万齐军蜂而出时,发现刚刚的三万梁军已经缓缓从两边后退,此时已经退至梁军第三排的侧翼,第三排三万梁军中,居中的一万是弓箭手,在齐军冲入射程时,搭弓射箭,箭区飞蝗,劈头盖脸砸下来,两轮过后,五万齐军死伤惨重。特别是那些将死未死之人的惨叫声,让余下的齐军肝胆俱裂,这些人本不是经历战火的正规边军,一下子四散逃跑起来。齐王大怒,命令紧跟着自己的一万禁卫骑兵出击,四处斩杀逃兵,这才止住溃势。

  然而反观梁军这边,取得两场胜利之后,竟然转身就跑,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
  齐王哈哈大笑,对身边的红月说“这梁军见了我禁卫铁骑,吓跑了。今日回城休息,明日再战”

  红月说道“大王,此时正当乘胜追击的时候,如果梁军逃了,我们就抓不住他们了,我们如果不抓,他就休息在我们后面尾随,该当如何?”

  齐王一听有理,于是命全军追击,不可走了一个梁军。追至十里坡下,发现梁军正严阵以待,齐王大喜,命全军出击。一万禁卫骑兵领头冲阵,十万步兵紧随其后,四面八方,无边无际的围着八万梁军攻打,梁军边战边退,缓缓退至高坡。

  整整一个时辰,梁军依靠严密阵型拼死抵抗,一万齐军禁卫死伤惨重,齐军步卒虽然战斗力弱,但蚁多咬死象,八万梁军也只剩一半。齐王志得意满,将身边剩余几万人全部投入战场。

  看着陷入绝境的梁军,齐王狂笑不止。

  就在此时,从高坡密林里冲出黑压压的一支骑军,沿着战场侧翼直直的向齐王车驾冲来,领头一人长抢吞吐,不断将试图冲上来的齐军禁卫捅翻在地,剩下的一千多禁卫骑兵高喊着保护大王,但是十几二十万的战场,调转马头何其艰难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支骑兵冲向齐王。

  齐王的狂笑声戛然而止,眨眼间生边护卫如大海中的礁石,几个波浪下去,就被海水淹没。

  战国元年,三月初,齐王于十里坡之战中被擒,剩余齐军投降。

  细看齐王一生,年少出名,文武双全,选贤任能,左有相国田衡,又有大将军黄屈,兴建文武两院,招揽天下人才,联合国内豪门望族,将齐国治理的井井有条,齐国百姓安居乐业,齐国国内百业兴旺。

  然而,其能力也仅限于此了,前期的功成名就让他野心膨胀,妄图争霸天下,却又不懂得合纵连横,心里想着天下,眼光格局却又被大王两个字拘束着,致使大好局面毁于一旦。虽意料之外,但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后世史家分析,其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的称王,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心,没有民意支持,并以此警告后世英雄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当然也有说是因为宠信怜人,致使其不能兼听则明,失去民心军心。也有一些为其哀叹惋惜者,几家各执一词争论不休,诸如此类在此不做赘述。

  但不论如何,终究一句话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好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空心盛世,空心盛世最新章节,空心盛世 棉花糖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315haoshu.com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19 好书网